青春文苑>都市青春>烂黄瓜从良记 > 他毫无缘由地称钟月是b子
    付荣没有等到警方的传讯。

    他不仅嘲笑受害者的胆量之小,还要亲自重返作案现场。

    坏人总在半夜行事。

    钟月看到暗自得意的歹徒,神sE不悲不惧地邀人进屋。

    强J犯和受害者……不,现在该称呼客人和主人家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尊贵的客人从旁走过,低微的nV主人猛然感受到身T一颤。

    她b谁都熟悉这GU味道。

    清雅的冷松针男士香水味,轻易就开启她身上的无数个饥渴的毛孔。

    它们遽然向外张开,好像是缺乏叶绿素的植物,拼命地汲取太yAn中的养分。

    她不自在地m0了m0鼻子,瞥见付荣一身量身定制的西服,将他宽肩窄腰,四肢匀称的外在优势尽数展现。

    任何人看见那一抹挺拔的背影,都可以知道他是一个骄傲的男人。

    着装靓丽、气质金贵的客人,和出租屋的简陋环境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霸总好像误入了哥布林洞窟了。钟月忍不住笑出了声。